数据显示

2021-03-18 13:18

80%的资金被不足一成的少数人贷走。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种情况已成为公积金在使用方面最突出的问题。

汪利娜对记者表示,公积金余额的支出应该与资金来源相匹配,即贡献越多的缴存人,可享受的贷款金额就应该越多,以防止资金运用中出现的流动性风险给缴存人带来不公平。

不过,广州市公积金12329业务热线和广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工作人员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还未接到有关 ‘新政’的任何通知。”

然而,很多人认为公积金在缴存方面也存在问题。按照某大型保险集团专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分析,目前我国规定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不统一,一般为职工月基本工资的5%至12%,但是在实际执行中,很多效益好的单位并没有遵守12%的上限标准,这就造成了部分垄断行业的月均公积金缴费甚至达到上万元,超过其他行业职工二三十倍。

杨红旭说,公积金的贷款政策往往伴随国家的住房调控政策进行调整,另外,地方政府还会根据当地公积金资金量的多少实行松紧调控。

事实上,近期调整公积金政策的并不止广州。记者梳理发现,进入7月份以来,就有北京、武汉、宜宾、中山和曲靖等10多个地方调整了公积金提取、使用政策。不过与广州有所区别的是,上述多地并未收紧公积金放贷与提取,而是适当放宽了公积金提取、使用条件。

事实上,无论是“限流”还是“新政”,都凸显了广州市公积金吃紧状况。不过令人疑虑的是,尽管这笔资金被快速消化,但却只惠及了不足一成的缴存人。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告诉媒体,“根据统计,2013年广州市住房公积金缴存人中,9%的贷款人使用了约80%的公积金余额,而大约有80%的缴存人仍未使用住房公积金。”

上述情况不仅存在于广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作为住房公积金管理决策机构的各地管委会成员,大部分来自当地机关事业单位及大型国企。现行制度下的属地管理模式,即便是作为行业监管部门的住建部,也无法对这笔资金的使用情况进行监督。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广州市公积金贷款人与贷款金额的比例数据均来自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的说法。截至目前,广州市公积金管理中心官网尚未对外公布2013年广州公积金缴存和使用情况。

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汪利娜将造成上述情况的原因归结为,“公积金的适用范围过窄”和“没有一个公平的配贷原则”。

“公积金的缴存设置主要是基于职工的工资收入,目前很多行业之间职工工资基数差距大,客观导致了公积金缴存数额差距大,因此,部分垄断行业公积金的缴存高于其他行业,应该被认为是收入分配的问题,而不能归咎于公积金制度。”尹中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达了不同的观点。

涉及万千职工切身利益的庞大资金,由一个30人组成的管委会拍板决定,并且这30人大多来自市政机关和大型国企。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现行的公积金制度,没能为中低收入者“雪中送炭”,却成了高收入人群“锦上添花”的工具。

各地住房公积金的缴存、使用和账户余额等,均由一个叫做“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的机构来决策。从目前情况看,各地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大都是由当地建设、财政、银行、审计等有关部门代表担任。

在此背景下,广州即将推出的 “史上最严”新政,也是基于放贷收紧原则。例如新政中规定的“只能贷款一次”、“延迟缴交年限”等苛刻条件。根据曹志伟的介绍,“新政”很有可能8月就会出台。

“广州此次公积金新政只是伴随楼市现状和广州公积金资金量所进行的短期波动。”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副院长杨红旭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广州“限贷”是由于去年和上半年楼市比较火,贷款量较多,透支了资金池。

7月下旬,广州市公积金管理中心悄然出台限制措施,将下半年每个月的贷款额度指标严控在10亿元以内。这意味着,一旦当月额度放完,贷款需求者只能排队等待。广州公积金管理中心称,“限流”是由于去年和上半年放贷过快,致使今年下半年贷款额度紧张。

按照现行规定,从住建部到省级、市级、县级的公积金管理部门,只是松散的指导管理关系。《住房公积金行政监督办法》规定,住建部和省(自治区)住建厅负有对各城市住房公积金管理法规、政策执行情况实施行政监督的职责。这就意味着,住建部对各地公积金管理部门仅仅只有政策方面的监督功能。

根据广州市公积金管理中心透露的数据,2013年广州公积金贷款发放317亿元,远远超过年放款量150亿元左右的正常情况。今年贷款额度缩减到170亿元,但前5个月已经用去100亿元的额度,这是广州公积金下半年贷款开始 “限流”的原因。

对于广州的公积金“收紧”政策,杨红旭认为,无太多的规律可循。汪利娜则对记者说,各地资金充足的时候就放松提取使用政策,钱少的时候就限制节流,甚至排队等号,这对缴存人来说是很不公平的。

以广州市为例,在2013年1月经广州市政府批准聘任的最新一届名单里,30名委员大部分来自省、市直机关以及事业单位、大型国企,鲜有公积金缴存主体的普通职工;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北京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官网查询到的信息,北京市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的33名委员,也分别来自中央和市级的机关事业单位及大型国企,并且33名委员均身兼重要职务,无一人是普通职工。

为解决目前的制度病症,住建部自2011年就承诺修改 《公积金管理条例》,但3年后仍未如期完成。记者采访发现,《条例》“难产”的原因,是背后各方利益的博弈。

公积金制度实行以来,有效地促进了城镇住房建设,提高了城镇居民的居住水平。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3月,全国实际缴存职工已经达到1.06亿人,尹中立说,“但大部分人缴存的公积金并没能派上用场。”

值得注意的是,从今年3月份就开始首轮征求意见的广州公积金“新政”,也传出8月将要出台的消息。这项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公积金调控政策在实行后,广州公积金贷款政策将更加“收紧”。